中华管乐网

这个大二学生,用13年把自己“吹”成世界冠军!

发表于 2019-08-04 18:33:25, 来源: 新青年
关键词:  

20岁的他,摘得中国人在柴赛上的首个乐器类金奖,成为这场音乐界“奥林匹克盛会”最大的惊喜。手捧国产号,吹响最强音赢得的不只是认可与荣耀,还有内心满满的民族自信。看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学生曾韵,如何用一支圆号刷新中国管乐历史。

大家好,我是新青年曾韵,现在是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圆号专业大二年级学生。我从7岁就开始学习圆号这个乐器,到现在已经是第13个年头了。

上周我刚刚参加完在俄罗斯举办的第16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回国。这项赛事可能大家并不熟悉,它是世界上最高规格的音乐比赛之一,每隔四年举办一次,被誉为音乐界的“奥林匹克盛会”。

在今年的比赛中,柴赛还首次加入了木管乐器和铜管乐器赛项。我也代表中国获得了铜管乐赛项的金奖。这是中国人首次摘得柴赛乐器演奏类的金奖,也是我们在柴赛历史上拿到的第二个金奖。

在为期六天紧张而残酷的赛程中,来自世界各地的46名优秀铜管演奏者进行两轮同场竞?#24049;螅?#26368;终有8名选手进入决赛。?#27604;唬?#19982;声乐、钢琴和小提琴等大专业的单项比赛不同,圆号和其他三种铜管乐器——小号、长号、大号在一起比赛。高手如云,竞争的激?#39029;?#24230;和压力?#19978;?#32780;知。平时喜欢睡懒觉的我,紧张到每天早上6点左右就自然醒了。

决赛的当天,我感觉自己的状态调整得非常好,也已经适应了比赛陌生的环?#22330;?#22312;比赛前,我也一直在酒店里面唱谱子,想我应该注意什么,应该在台上想些什么,怎样才能把完美的表演带给大家,以至于忘了一件很普通但很重要的事——吃饭。

“人是铁,饭是钢”,这是中国的一句俗话。上场后不久,我果然开始犯起了些许胃痛。那种感觉不?#31995;?#25703;毁我内心中的一道道防线。我在演奏中开始忘记一些细节,出现一些小小的失误,感觉体力也慢慢开始支撑不住了。

因为相对于其他弦乐器、弹拨乐器,虽然从外表很难看出一些差别,但圆号特殊的构造、发声方式和气息的控?#21697;?#27861;,决定它对体力的要求是非常高的。

早在2013年初三的上学期,我在人生的第一场独奏音乐会上就曾出现在关键时刻,因体力不支导致演出以失败收场的情况。当时演奏的曲目也恰恰就是这次决赛的曲目——格里埃尔圆号协奏曲。

于是我感到越来越慌张,在?#38498;?#20013;一遍遍地想:“我该怎么办?”我试着把视线慢慢地移开谱子,紧闭上眼睛,在演奏的同时沉淀思绪,回想我的成长历程。

小时候我?#20064;?#24863;?#22467;?#22312;幼儿园几乎一周去一次医院。于是父母就干脆把我留在家里,亲自教我认字、算术等学科。我的父亲也是一个圆号演奏员,他似乎?#21561;?#20102;我从小对音乐的天?#24120;?#20110;是就在我一次搭积木的时候把我叫?#26031;?#21435;,让我吹一下号嘴,结果我一下就吹响了。要知道,号嘴对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说,光是吹响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了。

很多年后,我问过父亲:“为什么你觉得我有天?#24120;俊?#20182;告诉我,在我几个月大的时候,他在客厅里给学生上圆号演奏课,声音是非常吵闹的,但我却在卧室里面安安静静地睡觉,不哭不闹。虽然他这么说,但我心里是非常明白的:哪有什么所谓的天?#24120;?#25105;就是一个普通的傻小孩,父亲?#36824;?#21169;我,我就开始努力了。

后来,我顺利地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属中学。在一次专业课上,老师对我说的话至今让我无法忘?#22330;?#20182;对我说:“你的责任就是把最好的表演带给观众。当观众的掌声响起时,当舞台一侧的上场门在你身后关上时,你没有任何退路。在你?#38498;?#20013;想的,应该只有下一个音,下一个拍子,直至乐章的结束。”

这些话就像?#35753;静?#19968;样,突然出现在我的?#38498;?#37324;。是啊,当时我只演奏到第一乐章,一切并没有结束。我不能在这里输掉尊严,输掉梦想,输掉所有人对我的期望。我睁开双眼,在之后的第二和第三乐章中重振心态,以最好的状态吹奏出每一个音符,把它们送到观众和评委们的心里去。

有时候会有人问我:“为什么要选择圆号?”我想,这里面?#27604;?#26377;家庭环境的熏陶,也有老师一路的陪伴和鼓励。但对我来说,更多的是圆号选择了我,这是我和它在长期交流过程中形成的一种默契。

而我参加的所有国际赛事,乐器也都是我自己从国内带过去的,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价格不菲的国际大牌。因为我始终坚信一点,国产的并不差,不管是乐器还是人。我可以用它吹出最动人的旋律,它也可以陪伴我一起夺得世界冠军。

在这次比赛结束后的获奖者音乐会上,俄罗斯著名指挥家捷杰耶夫特意点了我的名字。他说:“来自中国的曾韵,是这次比赛最大的惊喜!”当时整个赛程已经结束,获奖者音乐会是我在俄罗斯的最后一场官方活动。已经完全放空的我,突然听到广播里传出“China”这个单词,一下子情绪就变得很复杂。

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我就经常出国参加比赛,身上总是不可避免地被贴上“Made in China”的标签。但我非常开心自己能够带着这样的标签,去努力证明自己,为国家赢得荣誉。

所以,当音乐会上所有人的目光纷纷?#26029;?#25105;时,?#39029;?#20102;感到紧张,更多的是激动和自豪。我上台向所有人致以?#34892;唬?#22240;为我觉得这不只是对我最高的褒奖,也是对这些年来,中国音乐教育、管乐教育与行业发展最好的肯定。

就像老师对我讲的:既然已经上场,就必须拼尽全力。也许我的专?#24471;?#26377;办法像科学家一样为祖国造火箭,也没有能力像干部一样改善大家的生活,但前面的路还很长。我希望在人生的下一个“乐章”,可以继续带上我的圆号,一起在更大的国际舞台上,在更多的聚光灯下取得突破,用硬实力吹响自信包容的中国最强音。

青年说×圆号乐手曾韵访谈实录
问:为什么比赛时从不看其他选手的表演?
答:因为我觉得第一,?#22278;?#36187;者的心态去想的话,可能我们每个人?#32423;?#33258;己的曲目有不同的理解。所以,我不希望在听别人的时候,接受到一点新东西,把自己心里面所想的给扰乱。第二,准备的时间还是非常紧张,所以我希望节省出更多的时间进行自己演奏的准备。

问:获奖后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谁?
答?#20309;?#35760;得当时颁完奖之后,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。但是根据时差,在中国的父母可能刚好起床。我就给他们简单地发了个微信:“我得奖了。”我愿意把最好的消息第一时间分享给他们。

问:他们平时经常听你的演奏吗?
答?#20309;?#30340;父亲是一个专业圆号演奏者,所以他更多的会用一种比较批判的眼光来?#27425;?#30340;表演,会给我一些非常专业的建议。

而我的母亲,因为我是从11岁开始就住在学校,我们家在成都,学校在北京,距离非常远,可能一年也?#22270;?#26399;见两回,可能把更多的把对我的一种思念浓缩到我的演奏里面。她每天晚上睡觉前,都会听我演奏的音乐。

问:为什么圆号被称为“最难的铜管乐器”?
答:大家可以?#21561;劍?#36825;个乐器,它的管子弯来弯去的。所以说这是第一点,因为我们的气进去之后,很难把它控制得非常?#21557;?#31532;二点,圆号是一个泛音乐器,可能到了高音区的时候,我们要用嘴控?#21697;?#24120;细微的运动,要把这个音给控?#35889;跡?#25511;制对。

大家如果看过交响乐演出的话,有的弦乐在拉的时候我们在吹,木管在吹的时候我们也在吹。与各个乐器去配?#24076;?#24590;样才能融入它们的特性,同样也给我们圆号加了更深的?#35759;取?

问:学圆号最难的阶段是什?#35789;?#20505;?
答?#20309;?#30340;个人感觉是,每个现在的阶段,对于我来说都是最难的阶段。因为我的目光在不?#31995;?#25918;大,我的水平也在不?#31995;?#25552;升,总是会发现更多更新的问题。既然我现在已经学习了13年,那么从0到13这个过程,对我来说其实是非常美妙的。我觉得音乐是干净、整洁,有序的,我非常喜欢这种有序的感觉,它和我产生了很强的共鸣。

问:为什么今年柴赛会加入管乐赛项?
答:柴可夫斯基这项比赛到这届为止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已经有61年的历史了。之所以在61年后的今天,才把管乐加入到大赛当中,我感觉必须要?#34892;?#25105;们所有的,包括国内也包括国外的管乐前辈们。

这次比赛其实对于整个管乐来说,都是一次非常难的体验,因为它在每个大项当中都有四个小项。虽然乐器特?#22278;?#21516;,展现的东西不同,难点也不同,但是我相信我们的评委,也包括我的老师,他们都是非常有经验的,能够带给我一个公正的结果和优秀的指导。

问:为什么只用国产圆号?
答:其实我的感觉是,不光是演奏者在选择乐器,同时乐器也在选择着演奏者。我们是相互合作的一个关系。我觉得这个东西适合我,它就是好的。它觉得我的演奏水平能够把它演奏出比较舒服的声音,带给观众一个舒服的美感,我就是好的。

就像?#21476;?#29699;一样,它不是我国发明的,但是我们现在是最好的。我们需要辩证地去思考我们自己生产的东西是不是过关,不盲目、不盲从。我也希望能一直把国产乐器演奏下去,奏出我们自己的声音。

问:有没有担心过管乐的关注度不够?
答:有的。我记得之前有一次去一个地方,有一个晚会性质的演出,也有非常多的乐器。有琵琶、二胡、声乐、小提琴、钢琴,也有圆号。当时我记得是在下来和观众合照的时候,所有人都说:“二胡老师,我一定要和您照相。”但是一看圆号:“这是什么乐器?不照了。”其实我一点都不在意。我们这一批音乐人就是希望通过我们自己的些许努力,些许成功,如果能唤醒大家对于我们音乐整体的一个关注,这就够了。

问:怎么看待音乐的通俗与高雅之分?
答?#20309;?#19981;觉得应该在高雅或者通俗之间画一个明确的界限。什么是高雅,什么是通俗?我们经常听到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,里面会上演很多圆舞曲,波尔卡之类的。如果把时间拨回到一?#24605;?#20960;年、一九几几年,这些乐曲就是在大街上放供街坊邻?#29992;?#23089;乐、跳舞的,其实也就是咱们今天的流行音乐。

我觉得大家可以留心一下,我们现在听到的各种电影音乐,也很带感,里面的乐器依然是由我们去演奏的。所以,我更加希望的是流?#23567;?#36890;俗的文化能够和我们进行一种有机的结?#24076;?#35753;我们的文化能够更好地传承下去。

问:新青年应该是什么样的?
答:因为我们青年是年轻的一批人,需要让祖国其他的人从我们身上?#21561;?#31062;国的未来。我们是时光机器一样的存在。我们的方向在新青年的“新”字上面,但是这个“新”不代表瞎创新,或搞出一些奇怪的新东西出来,而是应该创造新的成绩,创造新的里程碑,把优秀的东西继续用新力量、新的面貌传承下去。

 

网友评论

游客不能发表评论.请先登陆.
秘密爱慕者官网